明慧网

对少年儿童迫害
(更新日期2002年5月3日)


山东淄博有个大法弟子的孩子在不到一岁时,已经随母亲被非法关押过几次了
[-,山东淄博]
有个大法弟子,她的孩子才一岁多,也被非法关押起来,不让回家(这个孩子在不到一岁时,已经随母亲被非法关押过几次了)。

洪山镇镇长--0533-5813353
洪山镇党办--0533-5811073
洪山镇副书记--0533-5810091,0533-5811059
洪山镇副镇长--0533-5813352,0533-5813353
洪山镇派出所--0533-5810855,0533-5810744
蒲松龄故居派出所--0533-5810320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27/25729.html


黑龙江省佳木斯恶警把大法弟子隋村的长子骗进刑警队,非法关押一天一夜,恶警竟然对一个十五周岁的孩子下毒手,一连打了三十多个耳光子
[2001年1月,黑龙江佳木斯]
隋村、女、44岁、黑龙江省汤原县黑金河乡:
2001年1月14日晚6点多钟,当地派出所与615办公室共8人闯入我家,强行把我抓进公安局,队长周铁刚、科长邓建象失去理智似的对我侮辱谩骂,而后拳打脚踢,硬逼我说真相资料的来源,我没有配合,他们把我送刑警队刑审…

他们把我的长子骗进刑警队,(次子当时不在家)不让见我,非法关押一天一夜,竟然对一个十五周岁的孩子下毒手,一连打了三十多个耳光子,孩子稚嫩的小脸被打得青肿变形。孩子不畏强暴地说:“法轮大法好!早晚得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26/25680.html


黑龙江省富裕县抓捕、恐吓一名不足十三岁的女孩
[1999年7月,黑龙江富裕]
自99年7.20以来,黑龙江省富裕县公安局恶警采取蹲坑、欺诈、抄家、跟踪等不法手段抓捕法轮功学员,并进行摧残。

被强行关押在这里的炼功人中有一位是怀孕六个多月的妇女和一名不足十三岁的女孩,由于人多床少,男女21人只有7张单人床,并且床连床,人挨人,也无法睡觉,只能坐着或侧身强挤着,而孕妇出现了流产徵兆,下腹疼痛难忍,当找到正在打扑克的派出所所长张喜林时,张却置之不理。那女孩承受不住政府干部对她的恐吓,终于找机会在一个寒冷的晚上偷偷跑回了二十多里外的家。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25/25617.html



湖北郧县洗脑班钢筋铁门囚禁大法弟子,有一年轻母亲带着一个正在哺乳期间的一岁小弟子被非法关押

[2001年2月,湖北郧县]
在郧县610办公室的布署下,2000年12月、2001年2月郧县分别开办了两期洗脑班。由于第一期班所办时间正值春节期间,610办公室等人员无心办班于正月初八草草解散该班,并非法劳教大法弟子一名。第二期班至今还未结束。据从班上出来的学员介绍,帮教人员曾在办班期间强迫学员喝酒,骚扰女学员,强迫大法弟子看胡编乱造的诽谤大法的录相。一名学员被带动邪悟后协助邪恶办了污蔑大法的板报,醒悟之后痛悔万分,半夜起来用拖把擦掉该报。次日清早便被送入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送入洗脑班。

因有学员正念走出洗脑班,现在不仅在软禁大法弟子的楼道及楼层处各加一道铁门,而且楼道及走廊全焊上了钢筋,连学员吃饭都是送去的,和坐牢相差无几。有一年轻母亲带着一个正在哺乳期间的一岁小弟子从办班开始至2002年1月绝食回家,近一年的时间被非法关押在此。年幼的生命不能同正常孩子一样享受家的温暖、父母的温暖,整天面对的是铁窗生活和一群警察,无法接受正常的教育。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24/25578.html


春节前夕大庆市非法大规模搜捕大法弟子,竟将大法弟子的不到10岁的儿子也一同抓走
[2002年2月,黑龙江大庆]
在2002年2月上旬,大庆市全体警察盲目服从上级的非法命令,以蹲坑、监控、盯稍等方式抓捕大法弟子。扬言江泽民有指示,在年前大搜捕。为了顶数,竟将炼功人的家属一同非法拘押。在抓捕大法弟子王力时,竟将王力的不到10岁的儿子也一同抓走(现孩子已被释放)。由于孩子无处可去,只好流浪。恶警以母子团聚相胁,逼迫王力放弃修炼。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24/25578.html


山东14岁大法小弟子被逼当童工,大姐被恶警绑架直到流离失所
[-,山东]
我是山东一个大法小弟子,今年14岁,从江泽民迫害大法以来,我们家也未能幸免。

我们家是一个很特殊的家庭,父母都无能力挣钱养家,只有大姐在外打工来维持家庭和给我交学费,可是后来,邪恶的警察不让炼法轮功的大姐再干活,要干活必须在他们的监视下,或把挣来的工资交给他们,最后大姐被恶警绑架,直到流离失所。这样,我们全家失去了唯一的支柱,我和二姐都辍学了。我们全家已经有一年不能见到大姐了,也不知她的下落。在这一年里,经济上的困难愁坏了我的老父亲,他终于想到了一条可以挣点钱的门路,到远方城里去捡废品了(那时我还没有找到工作干,因为年龄小人家不要。)可不幸的是,父亲发生了意外,去世了。一切生活的重担全压在了我和二姐的身上,我无法形容我内心的痛苦,如果不是学了大法,我简直无法面对这一切。我现在知道,我要坚强!

我现在正在给一个体户做零工,不管吃住,每月只有几十元的收入。春天来了,我和大我三岁的二姐一块到3-4亩的好大好大的责任田里去,我们根本不会播种,施肥,浇水和收割。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的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司法保护,未成年人亨有的受教育的权利等等,我统统被剥夺了,现在这些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最后呼吁全世界善良的叔叔,阿姨们:请关注像我这样成千上万的遭受迫害的中国孩子,谢谢!

山东大法小弟子
2002年1月26日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23/25532.html


13岁的女孩:春节到,人家团聚,我哭泣,父母被抓走劳教
[2001年6月-2002年1月,大陆]
我是一个13岁的女孩,只因父母修炼法轮大法,我们一家三口人就被坏人活活拆散。爸爸2001年6月3日正在家中盖仓房,当地派出所的恶警突然来到我家中,没有任何理由,抓走了我的爸爸。爸爸被拘留后,送到长春判刑5年。家中就只剩下我和妈妈,我非常想念爸爸。可是,谁又能想到,噩运又一次降临了,2002年1月18日,妈妈在家中也被抓走了,送往长春劳教1年。家里空空的房子里只有我一人。

今天是春节的头一天,我写出我的心里话,告诉全天下善良的叔叔阿姨,是法轮大法使我的爸爸妈妈相处和睦,不再吵架了,身上的疾病也好了,法轮大法救了我的一家;我想念我的爸爸妈妈,请您们伸出援助之手,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做好人没错,让千千万万被拆散的家庭得以团聚,让千千万万的孩子能回到父母的怀抱,世界需要“真善忍”。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19/25257.html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用电棍电和打一对16岁的双胞胎大法弟子
[-,吉林长春]
一对双胞胎大法弟子,才16岁,就因为她们坚持修炼大法被非法送进黑嘴子。来黑嘴子之前,当地恶警把她们骗出家,把她们绑架送进延吉市看守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恶警把她们先是关进了少管所,少管所没有女孩,又送进女子监狱,女子监狱不收,就把她们送到了黑嘴子。刚来管教对她们很伪善,后来看她们仍然坚修大法,这管教伪善的面具撕破了,露出了凶残,开始用电棍电和打她们。后来,他们姐妹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可是恶警还是用电棍折磨她们。她们还只是活泼可爱的孩子啊!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15/25020.html


石家庄鹿泉市恶警把大法弟子打得死去活来,连十几岁的小弟子都不放过
[-,河北石家庄]
河北省石家庄鹿泉市(原获鹿县)获鹿镇警察在派出所铁笼子里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期间,不让吃、不让喝、不让睡、不让上厕所、大冷天不让穿棉衣,还往地上洒凉水,坐都不让坐,不管岁数大小,一罚站一晚上十几个小时不让动一下。有一次绑架了三个大法弟子,让这三个人一天合吃一个馒头,一个馒头要30元!在派出所炼功,多数大法弟子被打、被铐、被长时间吊铐在树上。在寒冷的冬天,下了雪,让大法弟子光着脚,穿着单衣服,长时间铐起来冻在院子里。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死去活来,警察连十几岁的小弟子都不放过。当一名恶警打这个孩子时,自己倒先摔了一跤,碰坏了下巴──连孩子都下得去手,当时就遭了报应。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13/24836.html


六岁小弟子被扣押在拘留所
[2002年1月-2月,大陆]
我今年59岁,是97年喜得大法,全家人都走上了修炼的路。在今年元月21日,我儿子带六岁孙子(小弟子)去发大法真象资料,洪扬宇宙大法,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被北京某派出所抓走,现估计在拘留所扣押,邪恶到了穷途末路,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连六岁儿童也不放过,至今还是不放出人来。

(注:由于家人去派出所要人,现在孩子已被放出。2002年2月)

[消息来源]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2/12/24827.html


长春市女子劳教所有一对双胞胎,他们是劳教所里最小的大法弟子,刚刚十六岁。这小姐俩曾经三次上北京,现在被分别监禁在一大队和七大队
[2002年,吉林长春]
当新世纪的曙光正照耀着中华大地之时,长春市女子劳教所却被一片乌云所笼罩,所覆盖。这里是一座人间地狱,管教们已经邪恶到顶点,疯狂到顶点。

一对双胞胎,他们是劳教所里最小的大法弟子,刚刚十六岁。这小姐俩曾经三次上北京,现在被分别监禁在一大队和七大队。

[消息来源]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2/12/24828.html


长春公安局一处在农安劫持50余位大法弟子,连9岁的蒋宁和她的姥姥也被一同绑走
[2002年2月,吉林长春]
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最近进驻农安,大肆绑架大法弟子,并用监听设备在电信部门设专人监听有关大法弟子电话,制造春节前的恐怖。目前,县城已有曹雅丽、郭某(女)、张殿荣、高峰、赵某(女)等数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一资料点被破坏。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功友在小功友蒋宁家也被绑架,连9岁的小蒋宁和她的姥姥也被一同绑走,现蒋宁已获释。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10/24688.html


陶家两姐妹的遭遇--父亲被迫害致死、母亲被关在监狱,她们俩正在为学费发愁
[-,河北石家庄]
石家庄大法弟子陶洪升,河北省安全厅干部,于2000年10月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死。其妻子于风云,2001年7月被石家庄友谊大街派出所非法劳教,现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大女儿陶莉莉,在河北经贸大学上学;二女儿陶宇菲,十九中初三年级学生。

她们俩在石家庄没有其他亲人,父亲不幸被害死,母亲于风云又没有工作。姐姐上大学不能天天回家,妹妹就和姐姐一同住在姐姐陶莉莉的宿舍里,姐妹俩挤一张床,目前她们俩正在为学费发愁。

石家庄区号:0311,邮编:050000
石家庄第十九中学 地址:友谊北大街19号 办公室:3633819,教学处:3601024,总务处:3630047,收发室:3634751;
河北经贸大学 校部地址:五七路47号 总机:6839306,办公室:6839742,党办室(传真):6839123,东校区地址:槐北中路 总机:
5821540,办公室:5811948;
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 地址:石家庄市南高基大街8号 ,邮编:050061, 大队长电话: 7793644、7780336 ,管理科:7777689转663,二中
队:7777689转666;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7/24526.html#chinanews0207-9


长春市优秀中学生尹小天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剥夺了受教育权利
[2001年7月-2002年,吉林长春]
我叫尹小天,今年十五岁,目前失学。97年10月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我知道怎样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这时我的身心有了很大的变化,学习成绩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自99年7.20以后,我因随父母两次进京上访(上访是我们公民的权力,国家设信访局就是让人去上访的),被安民小学校剥夺了我参选三好学生、小记者、标兵等……一切资格和停止队籍、在全校公开批评等“处份”。还在我的学籍上写“因两次进京上访,屡教不改,给学校带来很大损失……”

2001年夏天我以优秀的成绩考到了长春市朝阳区朝阳一中。当一中校长去安民小学取我的学籍时,知道了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就和我联系要求我写“保证书”,如果不写就不能去朝阳一中上学,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我的学籍被加入电脑排队,我被分到了长春市最差的学校--69中学。我(还有我妈妈)去报到的第一天校长(常军)推托有事叫我下午来。我(和姐姐、姐姐的朋友两人不修炼)下午去了之后,他(常军)问我对法轮大法怎么看(其实,他早就知道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我就向他讲真相,他(常军)说:“如果你不写“保证书”就不能上学。”我对他说:“我绝不写“保证书”但我还要上学。”他(常军)最后没办法说:“明天叫你妈来再商量商量。”

第二天,我和我妈妈去了69中,也向校长(常军)讲清真相,他(常军)不但不听还威胁我们说:“如果你们再说就把你们送到公安局去。”我说:“我不是学习不好,也不是纪律不好,相反,我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你没有理由不要我。九年义务教育,你不让我上学,剥夺我学习知识的权利,你是违反了《教育法》的。”

第三天、第四天我都是自己去学校的,我照常和他们讲清真相。校长(常军)说:“我也没办法,是教育局局长说的你不来就拉倒了,你来就转化你,你想上学就让你写“保证书”,不写就别想上学、上课。”我正告他(常军)说:“如果你不让我上学,我会把这件事登到明慧网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不讲人权。”

第五天,我给校长(常军)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再最后问你一遍,是不是我不写“保证书”就不能上学?”他说:“是。”

就因为我想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学生,江泽民集团及其帮凶就剥夺了我上学、受教育的权利。这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九年义务教育”。

99年7.20开始我从未过过安定的生活,我的父亲尹学庆也因99年上访被关押非法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一年。我的母亲陈艳梅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一年后又被无理加刑半年多。我在这一年当中没有人照顾,一直过着寄人篱下、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0年爸爸被放了出来,我就和爸爸生活在一起。2000年冬天,妈妈出来了,我们一家总算团聚了。可好景不长,爸爸在三月份因上网声明,被非法判刑两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妈妈也被通缉,现在流离失所。我又成了没有人照顾的孩子。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4/24344.html



 
 
 
 

山东省平度市王红艳14岁的儿子在南村派出所被铐在铁椅子上,拳打脚踢、打耳光两天,不让吃、喝、不让睡觉,威胁不让上学,逼他写保证书
[-,山东平度]
我们从有线电视台上看到蒋垂平、王彩香夫妻和王红艳受到南村派出所迫害。

王红艳送青岛劳教体检不合格,派出所气急败坏,到她家抢走了拖拉机、电视等物品,至今南村派出所恶警经常去她家骚扰,干扰人家正常的家庭生活。王红艳一家三口都学法轮功。丈夫蒋德时和儿子有一次出去挂横幅被公安抓到所里去,遭到王俊青、吴泽勇的毒打,两根电棍电得没了电,电得满身是伤疤。儿子才14岁被铐在铁椅子上,拳打脚踢、打耳光两天,不让吃、喝、不让睡觉,威胁不让上学,逼他写保证书,他不写。派出所通知中学校长到所里去,校长看到他的学生被铐在铁椅子上折磨,不让吃、喝、睡,很痛心。校长替他签了字,所里才放了回校。

犯罪恶警: 王俊青 电话:0532 3392578
吴泽勇 电话:0532 3396548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1/24/23701.html


中学生颜宇乐于去年1月被从教室带走,至今仍被关在收容所
[2001年1月-,大陆]
颜宇乐,中学生,妈妈被劳教。于去年1月被从教室带走,没任何手续,至今仍被关在收容所。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23596.html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恶警把16岁的女孩电棍、皮带毒打后,绑铐在死人床上达17天
[2002年1月,吉林]
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有一位叫尚思伶的女孩,今年才16岁,是延边大学学生。她和母亲都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一年劳教。16岁的女孩子,因不决裂被恶警电棍、皮带毒打后,绑铐在死人床上达17天。她绝食绝水抗议后,恶警才把人放下来,这孩子被折磨得现在腰弯曲,走路直不起腰,抬不直头来。我看到她时,她才来一个多月就被打成那样,一个正在长身体的花季少女,不知黑嘴子恶徒怎么下得了手。它们真是蛇蝎心肠。难道它们家没有孩子吗?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1/23568.html


湖南省祁东县十六岁女孩已被非法囚禁半年
[2001年3月-7月,湖南祁东]
湖南省祁东县公安局把一个十六岁的姑娘抓进牢房,非法关押已有半年,至今未放。

姑娘名叫刘海英,祁东县白地市镇人。她一家五口,除了七十多岁的老奶奶外,都修炼法轮功。

四年前,她九岁的弟弟患了白血病。父母带着弟弟四处求医,花尽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弟弟的病仍不见起色。父母常以泪洗面,为弟弟的生命担忧。

在当年的法轮功弘法活动中,她弟弟加入了炼功行列。炼功后,弟弟苍白的脸上渐渐出现了一点红润。她父母认定,弟弟的一线生机已在修炼法轮功中展现,一家人欣喜异常。从那时起,全家人走上修炼大法的路。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弟弟通过常年不懈的修炼,病患已经痊愈,现正在读初中。

姑娘的父亲现年40岁,母亲现年37岁。她一家人面对坐牢、毒打和生与死的考验,仍坚定不移修炼大法。

为了维护大法,父母进京上访,为了向世人说明真相,她和父母去散发真相资料。父母被公安抓去坐牢,已经三进三出,受尽了毒刑拷打。

2001年3月中旬,恶警贺峥嵘等把她父母押到过水坪派出所,把她的父亲小腿胫骨打裂一寸多长,把一根根针头刺进他的十个手指。父母几次昏死,仍拒不说出资料来自何处。恶警把他反铐双手吊了三天三夜,奄奄一息的父亲没喝一口水,没吃一粒饭。后来他被抬上车,押回祁东拘留所,又紧接着绝食30天。父亲带着伤痛,坚持炼功学法。

2001年7月21日,因发资料,刘海英被抓,她的父母也再次被抓,他们又一次遭受邪恶之徒的严刑逼供和毒打。从抓进拘留所以后,一公安贴出告示,所有在押人员都可以被探监,唯有法轮功学员不准任何亲人探望。目前,十六岁的姑娘刘海英被关在牢笼里,初中毕业的她本有希望到衡阳读中专,然而这个美好的愿望被打破了。十分想念她的弟弟和亲人连见她一面都不被允许。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6/23276.html


前郭县红光农场恶徒对大法弟子进行毒打,强行抄家,搜身,掠夺财物,无理罚、扣款,没收土地,劳教,就连不满16周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1999年7月-2002年,吉林前郭]
自99年7.22以来,前郭县红光农场派出所勾结当地政府、灌区分局、县公安局对有关人员,对红光农场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

红光农场派出所所长张贞秉承江贼“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挎,肉体上消灭”的方针,对大法弟子进行毒打,强行抄家,搜身,掠夺财物,无理罚、扣款,没收土地,劳动教养,限制人身自由等等多方面的疯狂迫害。

恶徒张贞等曾多次带着县公安局的人员半夜闯入学员家,没有任何手续就开始搜查,并把摩托车等值钱物品强行掠走;还曾在有的学员被非法关押期间一天多次向其家属打电话勒索钱财。在驻京办事处,他们明目张胆地向学员索要钱财,还对大法弟子进行流氓搜身,所搜到的财物全部据为己有;以“代为保管”的名义骗取大量钱财,每天给学员吃残汤剩饭甚至不给饭吃,却要承担实际高出许多倍的伙食费和其他费用。据不完全统计,红光农场对大法弟子的无理罚扣款高达30多万元。有的学员一家就被罚一万多元,数额之大,使许多家庭无力承受,而且所扣罚款没有任何凭据。这还不算,他们还收学员的土地,达十数公顷并用其作人情交易。当有学员去问个公道时,他们却破口大骂。这对以种地为生、本来就不富裕的东北农民来说意味着什么?许多学员已负债累累,没有生活来源,就连基本生活费都无法维持。而且红光农场很多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劳教,就连不满16周岁、没完成义务教育的孩子和年逾七旬的老人都不放过。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4/23167.html



三个三至六岁的小女孩随父亲一起被关进广州收容站
[-,广东广州]
有三个三至六岁的小女孩随父亲一起被关进广州收容站。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1/12/22988.html


黑龙江小学生吴红毅,隋洋被强迫签名
[2000-2001年,黑龙江大庆]
吴红毅,男,10岁,乙烯第六小学学生,家住633-3-102。

2001年上半年学校举办的反法轮功的签名活动中,由于我害怕不让我上学,被迫签了名。但我不是真心的。我知道法轮大法是修真善忍的,教人向善的。但在国家江XX势力和学校高压的情况下我不敢承认自己炼法轮功,我怕被学校开除上不了学。

隋洋,女,10岁,大庆石化总厂六小学生,家住乙烯822-1-602。

自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国江XX迫害法轮功不断升级,在2000年9月份学校让我们签字反对法轮功,我没有签字;但是我也不敢承认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怕同学向老师报告,这就是对我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8/22713.html


大庆市采油三厂拥军二小学生苗欣被二小非法开除,至今在家
[2000年11月-,黑龙江大庆]
苗欣,女,10岁,大庆市采油三厂拥军二小学生苗欣,女,10岁,大庆市采油三厂拥军二小学生,家住大庆市采油三厂楼区。

2000年11月28日进京证实大法回来后去学校上学,赵校长让写所谓的“三书”:保证不炼功、不进京、与大法决裂,不写就不让上学。遭严词拒绝。最后被采油三厂拥军二小非法开除,至今在家。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1/5/22601.html


13岁中学生被夺走了爸爸、妈妈
[-,辽宁盘锦辽河]
张策,年仅13岁,是辽河油田实验中学的学生,由于他的父母坚修大法,均被非法关押、抓捕,张策成了失去亲人的小孤儿。本应幸福的家庭现被活活拆散,亲人不得相见,小张策欲哭无泪,欲诉无门。

张策的父亲张义亮是辽河油田河海公司一名科级干部、副老总,母亲孟健是实验中学高中部英语教师。父母在单位里都是出色的优秀人才,用常人的眼光看,年轻有为的父母正一步步向自己事业顶峰迈进;母亲多年担任班主任工作,多次被评为名师,骨干教师;而张策本人也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然而,自99年7月江泽民集团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大法以后,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他的父母毅然领着11岁的小张策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局抓回后,父母均被非法拘留。小张策第一次尝到了没有父母在身边照顾的辛酸的生活。随后母亲被劳教一年,小张策由父亲照顾,那时,年幼的小张策带着辛酸和他的爸爸一起去探视妈妈,每次和妈妈都是恋恋不舍的分手,他的内心是多么希望能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一年后,还没等母亲出狱,在家的父亲由于不放弃修炼,又无辜从家里再一次被抓走,随后被非法劳教18个月。(后因不配合邪恶,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被加期6个月)他又改为由妈妈照顾,这时的小张策由去劳教所探视妈妈又变成了探视爸爸,而爸爸在劳教所了受尽了酷刑,历尽了魔难。渐渐懂事的小张策在他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抹不去的遗憾,他深知爸爸、妈妈是好人,为什么要遭到如此的待遇!江泽民集团的邪恶在他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无法估量的创伤,如果他的心中没有“真、善、忍”,他的内心早已失去了做人的天平!

小张策是多么盼望全家能够团圆!然而,于2001年12月5日,就在张策妈妈给学生上课的课堂上,她被辽宁盘锦市610专案组七八个恶警突然闯入学校、擅自闯入课堂,强行将张策的妈妈抓走。然后就是强行抄家。张策闻讯后,及时赶到家,可家里已被恶警翻的乱七八糟,衣物和杂物被扔的满地都是,恶警们穿着皮鞋随便践踏,香烟灰随便弹在地板上、香烟头扔的到处都是,小张策实在是忍无可忍,善意地劝说他们要注意一些,却遭到了一顿辱骂。

张策问恶警妈妈为什么被抓走,被告知是因为从网上下载了真相材料。他妈妈现被非法关押在异地,而且被告知要予以重判。

主要责任单位:盘锦市国家安全局
盘锦市国家安全局局办公电话:0427--2813907
接待室电话:0427--2833610
行政科电话:0427--2813871
盘锦市看守所所长电话:0427--3881641
值班室电话:0427--3881593 3881512

[消息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1/4/22526.html